中國最南端學校:8名教師32名學生,與海口的課堂同步教學(組圖)

中國最南端學校升旗儀式的小旗手。 本文圖片 澎湃新聞記者 韓曉彤

2017年6月29日早晨,五星紅旗在中國最南端的學校——三沙市永興學校照常升起,學生們齊刷刷地向國旗行注目禮。

永興學校位于中國南海永興島上,2014年開土建設,總投資3600余萬元,占地7924平方米。這所學校雖然地處島嶼,且只有1名校長、4名小學教師、3名幼兒園教師及32名學生,但“義務教育教學大綱”規定要求開設的科目一門也沒少,并且還有“外掛”——運用信息化技術創新教學模式與海口市濱海九小的同步課堂。

又名“林島”的永興島,是西沙群島、南沙群島、中沙群島三個群島的經濟、軍事、政治中心,也是三沙市人民政府的駐地。2016年12月,民航班機開通后,從海口至永興島僅僅需要飛行70分鐘左右。這里藍天如洗,熱風撲面,椰林遍地,但受高溫、高濕、高鹽侵擾,且本身沒有淡水資源。

6月29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來到永興學校,正好趕上這里的升旗儀式。國旗飄揚,永興學校的8名小學生兼是少先隊員,對著國旗莊重地行隊禮和注目禮,幼兒園部的小朋友也對著國旗行注目禮。

“我對孩子在永興學校就讀很放心”

“孩子在身邊,家長也能夠安心工作。”李贊宗向澎湃新聞介紹,永興學校的學生大多是三沙市漁民、政府工作人員、部隊工作人員和外來勞工的子女。“沒有學校之前,這些小孩子都是跟著爺爺奶奶在老家做留守兒童,建校后,他們就可以來到父母身邊讀書。”李贊宗說,很多孩子年齡比較小,如果讓他們在老家讀書做留守兒童,對父母和孩子來說都是挑戰。

李贊宗的妻子和兒子也曾經和他一同在島上居住,7歲的兒子在永興學校就讀了一年多的時間,直到妻子身體不好,兩人才一起離開。把孩子帶到永興學校的教師不止李贊宗一人,語文老師張子龍也把女兒張瑞楠帶上了永興島,并在永興學校就讀。

促使家長們作出這個選擇的是永興學校令人放心的教育質量。6月29日上午,在永興學校小學部的教室,8名小學生通過遠程在線教育系統與海口市濱海第九小學的學生們一起上音樂課。孩子們通過顯示屏幕和鏡頭同幾百里外的老師、同學互動,永興學校本校的老師則在旁輔助教學。

遠程課堂中永興學校教師會一直在旁邊指導教學。

“濱海九小是海南非常好的一所小學,我們把他的教育資源輸送到三沙永興學校來。雖然在祖國的最南端,但是他們享受的教育資源和城里是一樣的。”據李贊宗介紹,遠程教育同步課堂于2016年建成,2017年春季學期開始對接,涉及數學課、音樂課、語文繪本課、國學經典誦讀課等。

“這填補了師資的短板,也是常規課堂的補充,可以讓學生們享受優質的教學資源。”李贊宗說。

永興學校共有4名小學教師和3名幼兒園教師,這對于32名在校學生來講并不夠。除了遠程課堂彌補師資短缺以外,永興學校的幼兒園部采取了混齡教學,在小學部則采取了復式教學。

三沙永興學校和海口市濱海第九小學的學生一起上課。

因為師資的原因,幼兒園小班、中班、大班都不得不在一個班里學校,但學校的教學質量和硬件設施并沒有因此下降。“我們按照省級示范幼兒園來配套有關的設備、設施。”李贊宗介紹說。

小學部學生少,只有8個人,但是年級多,有一年級、二年級、五年級三個年級,永興學校對他們采取了復式的教學模式。”比如語文課把45分鐘的課拆分開,15分鐘教一年級,然后讓他們復習,用剩下的兩個15分鐘分別教二年級和五年級。 ” 李贊宗說。

李贊宗認為,學生人數少更方便因材施教,老師對每一個學生都很了解,可以根據每個學生的不同來為他們配備相應的教學方案。“建校之初,永興學校的學生數量只有6名,當時不少家長都在觀望,但現在一共有32名學生,更多家長選擇了讓孩子在島上就讀,而不是做”留守兒童。”

“孩子比以前懂禮貌了,這邊的教育挺好。”來學校接女兒的一名家長告訴澎湃新聞,她來自山東,丈夫在駐島部隊工作。“我對孩子在永興學校就讀很放心。”

新婚不久就來永興島支教

李贊宗介紹,永興學校的老師主要從瓊臺師范學院、瓊臺師范學院附屬幼兒園還有海口市教育局這三個地方選派過來。因為島上氣候特殊,生活條件比較艱苦,目前教師基本為支教老師,一個學期固定輪換一次。而他自己從2016年1月開始就一直在永興島上工作。

上島前,李贊宗是瓊臺師范學院團委副書記,來永興島是因為黨委的安排,而他“決定不辱使命”。據他回憶,一年半前剛剛登島時,學校還是一片工地,“一切都要從無到有”。

“電不通,水不通,網不通,沒有水,還要去邊防那里幫學生提水。”李贊宗說,“現在好多了,交通、用水等問題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王彤研究生畢業,上島前是瓊臺師范學院中文系的老師 ,現在在永興學校教小學二年級和五年級的語文,并且利用美術的特長教全校的美術課。他來這里的原因說來簡單:知道學校缺人,就報名了。“剛來的時候也有很多不適應。特別想念家人和朋友,那時候上下島又不方便。現在就適應了。”

從大學老師到小學老師,王彤并不覺得自己是大材小用,相反,他很享受和孩子們在一起的時間。“這邊孩子家長平時比較忙,所以孩子們很大的一個欠缺是行為習慣不是很好,所以來了之后很大的挑戰就是如何培養他們良好的學習習慣,如何讓他們熱愛學習。”王彤認為,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因此在教學過程中比較關注培養學生良好的行為習慣。

李秀歡原本是瓊臺師范學院附屬幼兒園在編老師,已有7年工作經驗,2017年2月來到永興學校,在這里支教一個學期,做幼兒園園長。來永興島前,她剛結婚。上島后,她一學期只回家過一次。“老師不像其他工作可以中途離開,本來一個學期就已經很短了,如果中途離開對孩子影響會很大。”

她的丈夫和其他家人都支持她的選擇。李秀歡告訴澎湃新聞:“我們剛結婚,想趁著還沒有寶寶的時候,來歷練一下。 “ 接受采訪時,學生不時在她身邊跑來跑去,看得出她很受歡迎。

李贊宗說,這些教師對教學熱情,對孩子友好,并且都會努力克服困難在學校里面待滿一個學期。但他還是想要招聘一個有編制的固定的老師,來進一步減輕教師的流動性對學生的影響。

讓孩子們“更愛這個島”,也更愛三沙

事實上,永興學校不但教師的流動性很高,學生亦然。打漁存在休漁期,島上一些漁民的孩子便會隨父母回海南島本島讀書,永興學校會幫他們聯系學校。

但是當這些孩子在永興島的時候,永興學校會結合永興島的特色為孩子們開設校本課程,即使將來走再遠的路,也忘不掉小時候住過、求學過的這座島嶼。

“三沙海底生物圖譜”就是學校自主開發的校本課程,目的是想讓孩子們“更愛這個島”,也更了解三沙,熱愛三沙。李贊宗說在永興島讀書的孩子與海有著天然聯系,這是學校得天獨厚的優勢,永興學校也被國家海洋局授予了“全國海洋意識教育基地”稱號。

三沙市永興學校老師和學生。

這所小小的學校也和8所大學建立了合作關系。北京大學教授、著名兒童文學家曹文軒也曾登島給學生們講課、講故事。

除了給孩子上課,學校還肩負成人教育的職責。建校一年多來,它根據島上軍民的實際需求,組織開展了62期職業教育培訓班,參訓人數763人次,培養內容涉及球類、攝影、禮儀、電腦技能、海水養殖和深海捕撈等。同時,學校還舉辦過書法展覽、書香三沙讀書節等活動,吸引了島上軍、警、民的積極參與。

“給漁民他們需要的技能,也讓學校成為豐富駐島軍警民業余文化生活的一個平臺。”李贊宗說。 除此之外,從幼兒園到成人職業教育全部對島上的居民是免費開放的,永興學校還免費發放了學生的課本、書包、校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亿刀科技-追踪中国前沿科技创新领域信息,引领未来商业布局 » 中國最南端學校:8名教師32名學生,與海口的課堂同步教學(組圖)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