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大三男生家中自縊:疑因不堪“校園貸”逼債,警方介入

華商報7月1日消息,6月28日,銀監會官網發布消息稱,銀監會、教育部、人社部聯合下發通知,要求一律暫停網貸機構開展在校大學生網貸業務,并明確退出時間表。

對于家住興平市的劉先生來說,這條消息來的太遲了,就在消息發布的當天下午,他22歲的兒子明明(化名)在家中自縊身亡。在劉先生看來,逼兒子走上絕路的就是“校園貸”……

突發悲劇:身高近1.85米的孩子家中自縊

昨日(6月30日)上午,劉先生家籠罩著悲痛的氣氛,一截紅黃相間的繩子還留在客廳和臥室之間的走廊處。6月28日下午,明明就是用這根繩子結束了自己年僅22歲的生命。面對華商報記者,劉先生一根接一根抽煙,他的愛人黃女士紅著眼睛欲哭無淚……

劉先生說,明明是西安一所高校大三學生。6月28日,本來是學校考試的日子,可這天他沒給父母打招呼便回到了家里。當日下午6時10分,黃女士回到家里,打開門發現身高將近1.85米的兒子背對自己“站”在客廳和臥室之間的走廊處,她叫兒子,但兒子沒答應,隨后她走過去一看不禁失聲痛哭:兒子的脖子上系著一根繩子,繩子的另一頭掛在屋頂……

黃女士說,她立即把丈夫叫回家,兩人在報警并撥打120的同時,趕緊給兒子做心肺復蘇,但已經無濟于事……“6月25號,兒子還給我打了電話,說他大概7月4號回家,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回來了……”黃女士悲痛地說,事后她打電話給兒子要好的舍友,得到的消息是,6月25日明明就離開學校了。明明為什么提前離開學校?離開學校這兩天又經歷了什么?劉先生夫婦不敢想象。他們多么希望,學校能在孩子離校后第一時間跟他們聯系,也許那樣還有機會挽回孩子的生命。

家人猜測:不堪“校園貸”逼債尋短見

從事發當天晚上起,劉先生的手機開始不斷有外地號碼呼入,基本都是催債的。就在記者采訪過程中,一名自稱“貸上錢”平臺工作人員的男子打進電話,稱明明從他們平臺借了2000元,每逾期一天要收40元,如果明明還不上錢,他們就將聯系明明的學校,走法律程序解決此事……劉先生提出為何不評估大學生有無償還能力就放貸,對方稱,“都是成年人了,自己借款,分期還款,每個月400元還還不起嗎?”

劉先生說,事發后他們通過兒子朋友得到了孩子的手機密碼,打開手機發現,這幾天,明明的手機微信、QQ、短信上的未讀信息全部都是催債信息。經統計得知,近一段時間,明明向即利寶、民貸天下、分期樂、敏恒保理、芝麻借貸、一鍵再借、大小貸、拿去花、羊羊小貸、閃電周轉、提款寶、拍來貸、亨元金融、善林財富、弘業期貨、有貝科技、貸上錢、連連借、連連支付、利學貸、借貸寶等24個借貸平臺借過款。其中,最多的一筆有2756元,最少的一筆是49元。

昨日(6月30日),劉先生告訴華商報記者,明明從上大一的暑假起就問他要過錢,說在外面借了錢還不上,“我再問,兒子只是說就當他揮霍了。”由于兒子內向不愛說話,他們也沒過多追問。劉先生說,從那時起,他陸陸續續替兒子還了25萬元,其中最高的一筆有7萬元。盡管也曾懷疑兒子染上了高利貸,但由于兒子內向不愛說話,怕孩子著急,他們也沒過多追問。劉先生說,自己和愛人都是下崗職工,但每個月都會準時給兒子的卡上打1500元。他不明白,看似并不缺錢的兒子為什么會從網上的借貸平臺貸款,錢用在了什么地方他也不得而知。劉先生說,此外他在孩子手機上還發現了一段錄制于6月26日的視頻,明明對著鏡頭說了自己的身份證號碼及從某平臺貸款的數額后保證,逾期未還自愿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及利息費用每天百分之五……視頻中,可以看到明明脖子上有兩條明顯的勒痕。明明家人猜測,明明生前很可能受到了放貸人的脅迫和傷害被逼拍下視頻并最終走上絕路。

明明是否受脅迫,警方將全力調查

昨日(6月30日)下午,華商報記者從咸陽市公安局秦嶺分局了解到,事發后,轄區派出所民警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經調查走訪排除了他殺,明明系自殺身亡。而對于明明家人提出的明明疑似受到脅迫一事,警方表示將全力調查。

記者調查:借款僅需身份證、學生證和學籍信息

昨日(6月30日),華商報記者在明明的手機上看到,他給其中幾家借貸平臺提供的資料,僅有學生證、學籍信息和身份證。從明明和多名“校園貸”平臺工作人員的聊天對話中可以看到,每貸2000元,明明只能拿到1400元,而他卻要還款2000元及貸款產生的利息。

咸陽一名曾在借貸平臺借過錢的大學生向華商報記者證實,“校園貸”手續非常簡單,只需提供自己的身份信息和聯系方式,經過審核后就能提款。至于借款原因也是五花八門,有人想買手機,有人為了買化妝品,有人為了旅游……總之都是超前消費。

上述學生介紹,目前,校園貸包括專門針對大學生的分期購物平臺、P2P貸款平臺和傳統電商平臺提供的信貸服務。但無一例外的是,一旦陷入其中便會產生高額的利息。有些人一旦還不上錢,東挪西湊,就會出現在多家平臺借款,而讓欠款“滾雪球”的情況。

家長追責:欲起訴放貸公司給孩子討個公道

6月28日,銀監會官網發布消息稱,銀監會、教育部和人社部聯合下發通知,要求從事校園貸業務的網貸機構一律暫停新發校園網貸業務標的,并根據自身存量業務情況,制定明確的退出整改計劃。同時,未經銀行業監督管理部門批準設立的機構不得進入校園為大學生提供信貸服務。據統計,在整治重壓之下,截至2017年6月23日,全國共有59家校園貸平臺選擇退出校園貸市場。

劉先生說,如果相關部門早早注意到校園貸的危害,或許孩子也不會因此而自尋短見。

“孩子還在上學,又沒有獨立的經濟能力,這些平臺為什么不做任何評估,就給學生們放貸,他們也不考慮學生能不能還得起,這太不負責任了。”劉先生說,兒子的死除了孩子自身原因,和這些平臺隨意給孩子放款不無關系。他說,將會起訴這些公司給孩子討一個公道。

(原題為《22歲男生自縊 因“校園貸”逼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亿刀科技-追踪中国前沿科技创新领域信息,引领未来商业布局 » 陜西大三男生家中自縊:疑因不堪“校園貸”逼債,警方介入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