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化會不會是微博的又一個新起點?

摘要:剛剛發布的財報顯示,截止3月底微博的MAU達到3.4億,已經超過Twitter。從兩家公司的發展趨勢來看,這并不令人意外,但這一刻的到來仍然值得興奮。雖然微博一開始就被貼上“中國的Twitter”的標

剛剛發布的財報顯示,截止3月底微博的MAU達到3.4億,已經超過Twitter。從兩家公司的發展趨勢來看,這并不令人意外,但這一刻的到來仍然值得興奮。

雖然微博一開始就被貼上“中國的Twitter”的標簽,但從去年開始,微博高層一直強調自己已經是“Twitter+Instagram+YouTube”。這或許是對微博MAU超過Twitter最好的解釋。

超越源于定位擴張

去年10月,微博的市值第一次超過Twitter。在過去的52周里,微博的股價從20美金左右一路上漲,最高一度超過63美元,漲幅在中概股中可圈可點。這也被解讀為微博的二次崛起。

觀察兩家公司用戶增長的走勢可以看出,2015年第一季度Twitter的MAU就超過3億,而當時微博MAU還不到2億,兩者相差超過1億。不過在此之后,Twitter的用戶增長就陷入瓶頸,兩年里MAU只增加了2600萬,而同期微博的MAU則增加了1.4億。

這兩年實際上是用戶的信息消費方式變化最為明顯的時期。圖片和視頻成為重要的信息形式,尤其是視頻越來越多。從微博高管在分析師會議上披露的信息來看,3月微博日均視頻播放量同比增長近5倍,面向iOS用戶進行測試的新功能微博故事,不到一個月DAU就占到測試用戶的10%。

視頻對于社交行業的重要性,還有另一個可供參考的案例。從2014年12月到2016年12月,Instagram的MAU增加了3億。Instagram Stories推出后,Instagram更是迎來了用戶增長最快的時期,今年前4個月MAU就增加了1億。

不過和美國不同的是,中國沒有獨立的圖片和視頻社交平臺,甚至連具備一定優勢的獨立短視頻平臺都沒有。這給了微博去擴展定位的機會。社交媒體、視頻社交和短視頻消費三個需求的疊加,使微博的平臺外延遠大于Twitter。這樣一來,微博的MAU超過Twitter其實早就只是個時間問題。

視頻化是社交行業的“二次創業”

無論Instagram、Facebook和Snapchat,還是微博和陌陌,幾乎都在強調視頻。扎克伯格在今年F8大會和一季度財報的分析師會議上都提出,要讓攝像頭變成應用的核心。Instagram推出Instagram Stories后,迎來了用戶增長最快的時期。Snapchat干脆宣稱自己是一家照相機公司。去年通過直播賺得盆滿缽滿的陌陌,也在鋪天蓋地的廣告里告訴用戶“視頻社交就在陌陌”。

不夸張的說,視頻化已經成為整個社交行業的“二次創業”。

從行業特點來看,雖然社交平臺有最強的網絡效應,但仍需要防止用戶被更簡單好玩的社交和互動方式帶走。Twitter錯失Instagram后日漸式微,以及Snapchat憑借“閱后即焚”獲得一席之地,從正反兩個方面說明了這個問題。

從用戶需求來看,“140字”在Twitter和微博上線之初代表了極簡的內容分享方式,但這建立在以文字為主要信息形態的基礎之上。隨著手機硬件性能和網絡環境的升級,如果說過去視頻只是“更有趣”,現在則變得既簡單又有趣,而且還更直觀,因此更適合作為社交的載體。

從平臺角度來看,社交平臺需要短平快的內容形式來激發用戶分享和互動的欲望。在內容平臺還在為短視頻的黃金時長爭論時,Instagram、微博和陌陌已經推出了15秒的短視頻。Instagram Stories的DAU占全站DAU的50%左右,可見短視頻在用戶社交行為中的重要性。

短視頻社交的興起,可以看做是“微博客”在視頻領域的再次應用。從博客到微博,為用戶在線上了提供了IM之外最接近于線下的社交方式,內容簡短、易于傳播。短視頻則是基于這種社交方式下社交載體的一次升級,類似于媒介形態從報紙到手機的進化。

不過,這時的微博仍然只是Twitter+Instagram。

視頻雙重屬性為社交產品打開新市場

社交媒體在中國不是一個很大的市場。CNNIC的數據顯示,截止2016年底微博在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用戶滲透率是37%,而視頻是75%。QuestMobile的數據也顯示,截止2016年12月在線視頻行業的MAU是接近7.8億,僅次于即時通訊,微博社交行業的MAU則是3.44億。

不過中國一直沒有出現特別強大的短視頻平臺。秒拍早早被納入微博的體系,微視已經被騰訊放棄,美拍也長期處于不溫不火的狀態。快手雖然迅速躥紅,但截止一季度MAU也不到1.09億,排在30名開外,65%的同比增幅和311分鐘的月度人均時長也并非特別搶眼。

拋開“時刻”和“故事”這類純粹的社交短視頻,大多數短視頻本身有很強的內容屬性。因此,中國用戶的短視頻消費更多還是依附于社交和資訊平臺,說白了就是依附于微博和新聞客戶端。微博也同樣需要短視頻來提升用戶粘性。這樣一來,至少在用戶的消費習慣上,微博開始變得像YouTube。

但這只是外在的。當短視頻作為內容被消費時,PGC就變得更加重要。微博、今日頭條都在加快與PGC機構和版權方的合作進程,騰訊新聞、UC依托于母公司也在不斷完善內容結構。PGC又離不開持續的商業變現能力來支撐,這就需要有機構在平臺和作者之間扮演中介角色。YouTube上的MCN正是發揮這樣的作用。

不過現在MCN已經變成MPN。“P”除了視頻平臺,還包括社交平臺、資訊平臺甚至電視。Facebook在2015年宣布日視頻播放量超過YouTube,顯然是將后者列入了競爭者名單。中國沒有YouTube式的平臺,而微博的用戶習慣、內容結構、生態模式都在向YouTube靠攏,再加上用戶規模優勢和社交平臺的網絡效應,這都使微博獲得了更多機會。

微博去年的統計顯示,有110多家與其合作的MCN獲得投資,總估值超過520億。這差不多是微博估值的一半。不過與微博合作的MCN已經有數百家,這個生態可以說才剛剛開始。做一個視頻生態而不是一個視頻消費平臺,這也是微博和YouTube的相似之處。

視頻是比社交媒體更大的行業。微博進入視頻行業顯然是獲得了更大的市場空間。如果說二次崛起是得益于移動、下沉、垂直化和多媒體化等多重利好因素疊加的話,那么視頻化未嘗不是微博又一個新的起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亿刀科技-追踪中国前沿科技创新领域信息,引领未来商业布局 » 視頻化會不會是微博的又一個新起點?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